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佐罗的博客

己所不欲,勿施于人。行善积德,热爱祖国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己所不欲,勿施于人。行善积德,热爱祖国!

网易考拉推荐

【转载】笔刀:恶霸临头,警察不管,除了逼上梁山,你要我怎么办?  

2017-03-27 16:46:15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笔刀 · 2017-03-25 · 来源:一粒铜豌豆公众号


警察和黑社会联合在一起,这个杀人者除了逼上梁山,还有别的出路吗?

  一个知乎网友将这件事情说得很清楚了,借用他的回答:

  【“他亲娘被人踩在地上凌虐。

  欠了他们135万。

  已经还了184万现金和70万的房子。还没有还完。

  这已经是第二天了。

  第一天,恶霸在马桶里拉了一坨屎。

  把他娘的头按了进去。

  他娘打了四次110和市长热线。

  没有回应。

  恐惧的女人将遭遇告诉了员工,员工也没办法,两人战战兢兢。

  第二天。他们对他娘说,没钱你怎么不去卖啊。

  一次一百,我给你八十。

  他们脱下了裤子,把他娘踩在地上。

  新闻里说,他们用极端方法侮辱他娘。你觉得男人脱下了裤子,把女人踩在地上。是什么样的极端方法。

  员工看到了报警。警察来了,来了进屋问问,就走了。

  员工拦在车前。员工说,你们走了,他娘俩就没命了,你们要走,就从我身上轧过去,把我轧死。

  儿子无力的看着这群人。

  这整整11个流氓,他想起不久前,还是这群人。这群人在公司的大厅里砌上了灶台烧开水。在当地,只有出殡的人家才这么做。

  儿子看着为首的恶霸,恶霸踩着他娘,对他说,叫爸爸,叫爸爸。

  儿子看到警察又要走了。没人来救他们母子了。

  娘被踩在地上无力挣扎,边上是脱了裤子的恶霸。

  是你你怎么办。

  你不杀了他们,你还能当人么?

  员工和警察在院子里僵持着。

  屋里的儿子崩溃了。他拿出了刀子,捅向了11个流氓。

  一人拼命,十人难挡。他捅死了为首的恶霸。

  儿子不知道的是,这个恶霸曾经撞死过一名女学生,撞得女学生身首异处,且肇事逃逸。

  恶霸一直就在当地,警察偏偏说抓不到。

  四个月后,雇佣恶霸的债主涉黑被抓。

  终于。法院经审理认为,于欢面对众多讨债人长时间纠缠,不能正确处理冲突,持尖刀捅刺多人,构成故意伤害罪;鉴于被害人存在过错,且于欢能如实供述,对其判处无期徒刑。

  聪明的你告诉我,怎么样才叫正确处理。是没还钱么?是没报警么?是第一次被堵门么?是恶霸身上没案子么?

  杀人违法,我支持法院依法判决,我相信现在案件责任终身制了,法官也不会胡乱判决。

  可此处该杀人,此处再不杀人,难道要一个儿子看着他娘被强奸?

  那几个看了看就走的警察,你们晚上睡不睡的着觉?

  ……】

  (https://www.zhihu.com/question/57557739/answer/153401324)

  我又看了一遍南方周末的报道,我震惊地写字时候手发抖。

  一旦政府变质,社会会以超出所有人想象力的残酷程度迫害人民。迫害这个词语,已经不足够概括这种暴行。甚至没有词语能够概括。

  现在大家在纠结于怎么审判杀人者于欢,怎么审判那个亲眼看着自己的母亲被凌辱之后杀人的杀人者。但是,我更想知道的是,该如何审判那几个将一个儿子逼上杀人之路的警察?该用什么样的诅咒,来诅咒那些纵容黑恶势力侮辱百姓的警察机关?

  吴学占是这群恶霸的头。所有人都知道这是一个恶霸,但是警方就是不管。所有人都知道他手下人有多血腥、残暴和狠毒。但就是没人查办他们。他的手下撞死了14岁的女学生,一个14岁的姑娘身首异处,警察连交代都没认真给一个。

  为什么?

  很简单啊,吴学占手里有一千万呢。这得养活多少小警察,帮助多少政府领导抱上二奶啊?

  以前左派教育总是苦口婆心地说,资本主义国家的政府是资本家的狗。人们不信。现实实在太沉重。你看看这群警察,他们难道不是资本家的狗吗?

  报警四次!警察明明知道这群恶霸毫无人性,明明看到这位母亲已经备受侮辱,还是要走。

  常常有人说,要靠法律治国。但是如果执法人员本身就是一群恶霸的狗,那么,所有的法律都可以等到恶霸爽完了再拿出来说。这群恶霸侮辱这位母亲的时候,警察不提法律。这群恶霸开车撞死人的时候,警察不执行法律。等到这群恶霸把人逼疯,被逼上梁山了,警察说,我要执法了。

  吴学占手里只有一千万,只能让当地政府给他当狗。如果有一天吴学占手里有八百亿呢?这群破警察已经当上了公安部领导呢?

  国民党剿匪为什么无论如何也剿不干净?因为国民党各大要员,没事就要到土匪那里分钱啊!?共产党为什么几年就平息匪患?因为共产党是一群工人和农民,他们不靠土匪养活。恶霸流氓,该抓就抓,该打就打。

  这几年到处在说,胡汉三又回来了。这能怪谁?政府要靠恶霸养活,法律有个屁用。恶霸横行的时候说,我们的法制还不够健全。官逼民反的时候又说,我们现在要健全法制了。胡汉三想不回来都难!

  难道这是个案吗?在全中国社会底层,哪一个老百姓不对基层政府怨声载道?我有一个哥哥是警察,常说现在人们对警察没有信任感。但是扪心自问,哪个基层政府敢说自己对得起老百姓的嘱托,对得起老百姓的期望吗?

  警察和黑社会联合在一起,这个杀人者除了逼上梁山,还有别的出路吗?发生如此血腥的事件,难道我们不该问一问政府,你们到底在给谁当狗?你们还是我们的公仆吗?

  你们和吴学占还有多大区别?

  不知道全国上下,还有多少吴学占?


  相关阅读

刺死辱母者

  作者:南方周末记者 王瑞锋 南方周末实习生 李倩 

    发自:山东冠县 最后更新:2017-03-24 09:29:18    

  

笔刀:恶霸临头,警察不管,除了逼上梁山,你要我怎么办? - 沉默的麻雀 - 沉默的麻雀的博客

 

  山东源大工贸有限公司办公楼(右),于欢及其母亲曾在这里被催款团伙控制、侮辱,最后酿出了血案。(南方周末记者 王瑞锋/图)

  (本文首发于2017年3月23日《南方周末》)

  多名现场人员证实,民警进入接待室后说“要账可以,但是不能动手打人”,随即离开。被告人欲离开但被阻止,摸出了一把刀……

  法院认为,虽然当时被告人的人身自由受限,也遭到侮辱,但对方未有人使用工具,在派出所已出警的情况下,不存在防卫的紧迫性。

  辱骂、抽耳光、鞋子捂嘴,在11名催债人长达一小时的凌辱之后,杜志浩脱下裤子,用极端手段污辱苏银霞——当着苏银霞儿子于欢的面。

  匆匆赶来的民警未能阻止这场羞辱。情急之中,22岁的于欢摸出一把水果刀乱刺,致4人受伤。被刺中的杜志浩自行驾车就医,却因失血过多休克死亡。

  血案发生于2016年4月14日,因暴力催债引起。女企业家苏银霞曾向地产公司老板吴学占借款135万元,月息10%。在支付本息184万和一套价值70万的房产后,仍无法还清欠款。

  近4个月后,吴学占因涉黑被聊城警方控制。杜志浩是吴学占涉黑组织成员之一,被刺前涉嫌曾驾车撞死一名14岁女学生并逃逸。

  2017年2月17日,山东省聊城市中级法院一审以故意伤害罪判处于欢无期徒刑。

  还不清的高利贷

  山东源大工贸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源大工贸”)职工刘晓兰看到三辆没有车牌的轿车进入工厂,是在2016年4月14日下午4时许。她预感不妙。

  他们一行约十人,拉来了烧烤架、木炭、肉串、零食和啤酒,将烧烤架支在公司办公楼门口,若无其事地烤串饮酒。

  堵门,是这伙人催债的方式之一。此前,他们曾拉来砖头、木柴和大锅,在公司内垒砌炉灶烧水喝。“在当地只有出殡才这样烧水。”刘晓兰说。

  位于冠县工业园内的源大工贸,2009年由苏银霞创办,主要生产汽车刹车片。因公司资金困难,2014年7月和2015年11月,苏银霞两次分别向吴学占借款100万元和35万元,约定月利息10%。

  苏银霞提供的数据显示,截止到2016年4月,她共还款184万元,并将一套140平米价值70万的房子抵债。“还剩最后17万欠款,公司实在还不起了。”于欢的姑姑于秀荣告诉南方周末记者。

  于欢的上诉代理人、河北十力律师事务所律师殷清利表示,10%的月息已超出国家规定的合法年息36%上限;吴学占从苏银霞手里获取的绝大部分本息,属于严重的非法所得。

  工商资料显示,2012年吴学占成立冠县泰和房地产开发公司,注册资本1000万。网上流传的一封举报信显示,吴学占以房地产公司名义高息揽储,招揽社会闲杂人员从事高利贷和讨债业务。

  在山东冠县,不少企业热衷于向吴学占借款。一位企业负责人告诉南方周末记者,现在经济下行压力较大,企业很难从银行获得贷款,为了资金周转,部分企业宁愿铤而走险,互相担保向吴学占借高利贷。

  一旦企业无法还清高额本息,将面临暴力催债。“工业园有几家企业还不上钱,被卡车堵门,我也被恐吓过。”园区内一位企业负责人告诉南方周末记者。

  案发后不久,冠县工业园区22家企业联合凑钱,给源大工贸送来十多万捐款,帮助苏银霞打官司。“捐钱是因为同情她的遭遇。”上述企业负责人说。

  2016年4月13日,苏银霞到已抵押的房子里拿东西。据她提供的情况说明,在房间里,吴学占让手下拉屎,并将苏银霞按进马桶里,要求还钱。

  南方周末记者获取的通话记录显示,当日下午,苏银霞四次拨打110和市长热线。随后,她将自己的恐惧和绝望,哭着告诉了职工刘晓兰。

  民警过来了解完情况,准备离开时,苏银霞试图跟着警察一起离开,被吴学占拦住。多名源大工贸员工证实,工厂多次被卡车堵门,不让员工进出。

  “只有死路一条”

  第二天,2016年4月14日,催债手段升级。

  苏银霞和儿子于欢被限制在公司财务室,由四五人看守,不允许出门。“在他娘俩面前,他们用手机播放黄色录像,把声音开到最大,说的话都没法听。”于秀荣说。

  当晚8点多,催债人员杜志浩驾驶一辆迈腾车进入源大工贸,将苏银霞母子带到公司接待室。接待室内有两张黑色单人沙发和一张双人沙发,苏氏母子分别坐在单人沙发上,职工刘晓兰坐在苏银霞对面。11名催债人员把三人围住。

  刘晓兰说,杜志浩一直用各种难听的脏话辱骂苏银霞,“什么话难听他骂什么,没有钱你去卖,一次一百,我给你八十。学着唤狗的样子喊小孩,让孩子喊他爹。”

  其间,杜志浩脱下于欢的鞋子,捂在苏银霞的嘴上。刘晓兰看到母子两人瑟瑟发抖,于欢试图反抗,被杜志浩抽了一耳光。杜志浩还故意将烟灰弹在苏银霞的胸口。

  让刘晓兰感到不可思议的是,杜志浩脱下裤子,一只脚踩在沙发上,用极端手段污辱苏银霞。刘晓兰看到,被按在旁边的于欢咬牙切齿,几近崩溃。

  接待室的侧面是一面透明玻璃墙,在外面的一名工人看到这一幕,赶紧找于秀荣让她报警。当晚,于秀荣老伴的电话一直拨不出去,他走出去几百米,才打通了110。

  22时13分(监控显示),一辆警车抵达源大工贸,民警下车进入办公楼。

  于秀荣告诉南方周末记者,一名催债人员拦住她,“他问是你报的警不,接着抢走了我的手机,翻通话记录没查到报警记录,就把我的手机摔了,然后把我踹倒在地。”

  判决书显示,多名现场人员证实,民警进入接待室后,说了一句“要账可以,但是不能动手打人”,随即离开。

  4分钟后,22时17分许(监控显示),部分人员送民警走出办公楼,有人回去。

  看到三名民警要走,于秀荣拉住一名女警,并试图拦住警车。“警察这时候走了,他娘俩只有死路一条。我站在车前说,他娘俩要死了咋办,你们要走就把我轧死。”于秀荣回忆说。

  而警方的说法是,他们询问情况后到院内进一步了解情况。

  这期间,接待室内发生骚动。刘晓兰告诉南方周末记者,看到警察离开,情绪激动的于欢站起来往外冲,被杜志浩等人拦了下来。混乱中,于欢从接待室的桌子上摸出一把刀乱捅,杜志浩、严建军、程学贺、郭彦刚四人被捅伤。

  又过了4分钟,22时21分许(监控显示),于秀荣看到有人从接待室跑出来。她和民警一起返回办公楼。

  “不存在防卫的紧迫性”

  紧接着,第二辆警车赶到源大工贸,警察让于欢交出刀子,并把他带到派出所。于秀荣说,那是一把水果刀,加刀把十几厘米长,平时放在接待室的桌子上用来切水果。

  在办公楼门口,于秀荣迎面看到,杜志浩捂着肚子走出来,“他还说了句,这小子玩真的来。我的迈腾呢?”其他人也陆续走出办公楼,开车离开。

  杜志浩等人受伤后,自己开车去了冠县人民医院。于秀荣的老伴说,事发后他曾去医院打听,杜志浩因琐事还在医院门口跟人发生争执。

  尸检报告显示,杜志浩因失血性休克死亡。另外有两人重伤,一人轻伤。

  2016年12月15日,聊城市中级法院开庭审理于欢故意伤害一案。庭审中的争议点在于,是故意杀人还是故意伤害,以及是否构成正当防卫。

  杜志浩的家属提出,于欢构成故意杀人罪,应判处死刑立即执行,并索赔830余万元。于欢的辩护律师则提出,于欢有正当防卫情节,系防卫过当,要求从轻处罚。

  法院经审理认为,于欢面对众多讨债人长时间纠缠,不能正确处理冲突,持尖刀捅刺多人,构成故意伤害罪;鉴于被害人存在过错,且于欢能如实供述,对其判处无期徒刑。

  为何不认定正当防卫,法院的解释是,虽然当时于欢人身自由受到限制,也遭到对方侮辱和辱骂,但对方未有人使用工具,在派出所已经出警的情况下,被告人于欢及其母亲的生命健康权被侵犯的危险性较小,“不存在防卫的紧迫性”。

  目前,于欢已提出上诉。他的上诉代理人殷清利仍继续主张,在遭遇涉黑团伙令人发指的侮辱、警察出警后人身自由仍然得不到保障的情况下,于欢的被迫还击至少属于防卫过当。他还认为,于欢听从民警要求交出刀具并归案、在讯问中如实供述等行为,应当认定为自首。

  “他要坐监狱也就不会死了”

  在冠县工业园内,与源大工贸邻近的一家企业老板说,事发不久,他曾被警方喊去了解情况,“第二天吴学占就给我打电话,问我在公安局说了啥”。

  警方对吴学占涉黑团伙介入调查。苏银霞则另因一起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,也被警察带走。

  聊城市公安局东昌府分局张贴在源大工贸门口的布告显示,受聊城市公安局指派,2016年8月3日,东昌府分局将冠县“吴学占黑恶势力团伙”摧毁,首犯吴学占已被抓获,迅速查清了吴学占等人部分违法犯罪事实。公安机关鼓励群众举报,并呼吁在逃人员主动投案。

  聊城警方内部人士向南方周末记者证实,源大工贸一案是吴学占涉黑案件的一部分。

  南方周末记者注意到,三名伤者中,严建军、程学贺提出附带民事诉讼。这两个被害人在于欢一审受审时已被“羁押于山东省聊城市看守所”。

  死者杜志浩出生于冠县斜店乡南史村,因在家中排行老三,被人称为“杜三”。

  南史村一名村民告诉南方周末记者,杜三常年不在家,一直住在县城或东古城镇,给村民留下的唯一印象是,因琐事“揍他舅舅”。

  杜志浩曾因一起交通肇事案被冠县东古城镇人所熟知。2015年9月30日,东古城镇一名14岁女学生被撞身亡,身首异处,肇事司机逃逸。

  这名女学生的母亲告诉南方周末记者,肇事当天杜的父母来给她送过东西。她后来收到了中间人给的28.5万元赔款,但自始至终没见过肇事者一面。“交警说抓不到人。我一个农民能怎么办呢?不然他得坐监狱,他要坐监狱也就不会死了。”

  (应采访对象要求,文中刘晓兰为化名)




相关博文:
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3)| 评论(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